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知青小屋博客

广阔天地 大有作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寻梦之旅  

2009-08-12 17:20:06|  分类: 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梦已随风飘逝,在那个遥远的辽西。十八岁真正美好的年华,是做梦的年龄,虽然总在醒来时悟到那仅仅是梦,然而枕边的泪痕却清楚的告诉我,那真的是梦,真正的梦是从辽西那里开始的。

八月七日是个星期六,有幸随老同学一起回了一趟黑山。梦就又从天边,从心里如潮般滚滚袭来,是从小车开动那一刻,是从踏上这寻梦之旅那一刻。四十年过去了,那里的人们还好吗?那口饮用多年的老井还在吗?那段挂在老树上的充做鸣钟的铁轨还有吗?那几处升起梦想的老房、火炕还如从前吗?它们编织了我的梦,维系了我的梦,陪伴了我的一生。但愿一切如旧,却不要为难了那里的父老乡亲。

寻梦之旅 - 温馨主人 - 知青小屋博客寻梦之旅 - 温馨主人 - 知青小屋博客寻梦之旅 - 温馨主人 - 知青小屋博客

西行的路有三百里,小车风驰电掣一样,载着我们奔向了梦升起的地方。八月的辽西,沉浸在一片燥热中。从英城乡取道五台子村,是一段土路。为什么没有修柏油路,为什么只有这段路还是土路,我的心沉沉的,替村里人行路难担忧。

路两旁的庄稼郁郁葱葱,高的是玉米,矮的有花生和大豆。与过去不一样的是,庄稼长的整整齐齐,地头地脑都挤得满满的,而且成色也和地中间的一样。我们下乡那阵,路边的庄稼不是缺苗就是被过往的牲畜糟蹋了,所有往往把路衬托的很宽。

进村前,有一水塘。当年也曾叫“水库”,因为那时时兴修大寨田,建水库,没有条件,就圈点水充数。辽西缺水,这点水圈起来很不容易,但叫水库不合辙,叫水塘都有些勉强。我还记得,当年下大雨,水塘堤坝有冲毁的危险,我们的一位知青带病冲去抢救,后来经报道成了知青的先进人物。唉,那个年头,人们都爱吹嘘,其实你想,辽西从来没有大雨,水塘又那么小,何来危险,何来紧急,这些场景只是出现在人们的幻想中。

因为天热,村子里很少见到人。小车进了前村,又折向后村,再向西,到了村委会的位置。这是当年的大队部。几处老房还在,尤其人们称做大庙的两个起脊古老建筑还在。已经年久失修,墙破门败,但雄风还在。保存它,我想是它的悠久,它的历史,还有它在五台子百姓心中的分量。四十年前,它就是这个模样,历史的风雨只是将它的面容再刻得老一些,残一些,却不能将它击垮。它的出生与存在,就是要与五台子百姓为伍为伴,就是要承载历史的见证与变迁。

寻梦之旅 - 温馨主人 - 知青小屋博客寻梦之旅 - 温馨主人 - 知青小屋博客寻梦之旅 - 温馨主人 - 知青小屋博客寻梦之旅 - 温馨主人 - 知青小屋博客寻梦之旅 - 温馨主人 - 知青小屋博客

队部的原址上重新建了一趟房,但这个新队部看起来也有二十年的历史了。砖石结构,慢圆起拱,俗称“北京平”。站在院子里,我想起了当年召开“忆苦思甜大会”的情景。一位老贫下中农声泪俱下的控述旧社会,却不小心转到了“三年自然灾害”那段往事。人们很宽容,任其讲下去,因为那也是每个人心中的痛。本来我们全班同学分属两个大队,这次会议却破天荒的集中开会,同学们相见,自然是非常热闹。一位同学原来长的较瘦较小,可是文革停课期间突然发达了,力量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。散会后,他拉着班长不放手,因为班长在我们班是最强悍的。在一个马凳上,两人开始了手腕的叫量。大家围着观看,大有“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”的味道。比赛的结果我记得是平局,那个同学虽然没获胜,但也令班长大吃一惊。

这些往事属于青春,有着青春这一深深的烙印,也是漂忽在我的梦想中的一景。

大队部的前身就是当年的供销社。老房的影子还在,只在前门加建了一道过渡门。听说有人承包了它,改做小卖店,经营得很一般。大队部门前原来是一个大型集会的广场,现已经被村房挤占了,只留下了一条通往前街的路。小卖店的西侧院门前,有几个人在树下趁凉。其中有两个年龄不小,当年应该有印象。

我们上前试探着聊起来。其中一位自报家门,他是当年六队的副队长,姓赵,曾带领知青干活。他说起了几位同学的名字,记忆仍然很清晰。因为六队的情况不了解,我笑了一下,询问七队的情况。他指着旁边的那个人说,他是七队的。那个人冲我点点头,表示还有印象。我一时真想不起来这个人的名字,因为四十年的沧桑改变了每一个人。身后有个年轻人急忙叫出了他的外号,高二。呵,高家老二,在我的记忆深处赫然出现了当年他的身影。1969年的秋收时队里按排我护地,那是一遍棉花地,队里刚刚收摘过,里面还有许多零星的棉花。还没有宣布解除禁令,人们都在地头焦急的等待。高二那时只有十五、六岁,在孩子们当中算是有主意的。他挎了一只筐,就要往地里闯,被我拦下了。那时我也是年轻,就动起手来。这个往事估计他也是忘不掉的,所以我们只是点头笑笑,谁也不提那件事。

寻梦之旅 - 温馨主人 - 知青小屋博客寻梦之旅 - 温馨主人 - 知青小屋博客

这时,从路对面走过来一位老者,灰白的头发,灰白的胡须,手里拄一根拐杖,一条腿有些吃力。我们互相端详起来,显然应该是老相识。岁月在彼此的脸上刻下了皱纹,轮廓中依稀可辨当年的容颜。我试探着问,你是不是当过队长?他露出了开心的笑容,显然能记住他让他很激动。你们刚来时,我是队里的副队长,我叫张玉柱。啊,我想起来了,当年的正队长姓苗,叫苗万仙,他是副队长,当年是一条硬汉,身体老棒了。有七十岁吗?我小心的问。哪里,我现在六十七岁,腿有点毛病,走路费点劲。我歉意的笑笑,没说什么。因为在我的印象中,他起码应比我们大个十几岁,看来那时我的眼力有问题,而且老农的面貌都会沧桑一些。他对旁边的人说,那年知青来时,他刚刚结婚,二十五岁,他仍记忆犹新。四十一年过去,心头上掠过的是记挂与茫然。沉默,停顿,之后我拉着他的手让同学给我们照张像。

寻梦之旅 - 温馨主人 - 知青小屋博客

就在我拉住他拄根的那只手时,我看到他的脸上突然堆满了笑容,由衷、开心都挤在每一条皱纹中,我也受到了感染。一种跨越历史、跨越情感,一种历尽沧桑、超然轮回的感慨由然而生。一笑胜千言,况且语言并不能表达一切。

我问起了七队的队部。1968年我们刚来时,就住在了队部。那里曾是我们的家。张队长指着大队部右面的院子,那就是原来的七队队部。改革承包后,卖给了村民,那家又重新翻建。高二指着一个土堆,这下面就是原来的那口老井,已经废弃不用了。那井里的水,我们可是吃了好长时间,打水的情景仍在眼前。

告别了几位乡亲,我们沿街去寻大青年点的原址。沿着一条小路北上,路边有几个人在搓麻将,可是这些人太年轻,我们没有上去搭话。走着走着,眼前是一处宽敞的大门,门边有块匾,上书“五台子小学”。我记得,小学原在前街,而现在的校址,就应是原来的大青年点。一切都变了样,往日的快乐天堂已然过去,时间在改变一切也在验证一切。

寻梦之旅 - 温馨主人 - 知青小屋博客寻梦之旅 - 温馨主人 - 知青小屋博客

向导指着后街的一处院落告诉我们,这是现在的村支书的家。他是当年的老支书的堂弟。老支书还在,已经七十多岁了。我还记得他在当年的风采,他的名字叫张书林。还有大队的民兵连长赵国志呢,他也是响当当的人物。唉,向导说,别看赵国志比老书记年轻,可他却已经仙去,不是因为染病,是由于家庭的变故。寻梦之旅 - 温馨主人 - 知青小屋博客

村子依然静悄悄,炎热的太阳光直泻在房上、树上、地上,如同把一切放在蒸锅里一样,没有一丝的风吹过。正是晒米的季节,大地在煎熬着,艰难的度过一分一秒,为了那个丰收的光景,为了金秋的喜悦。

我们当年的上山下乡运动,同样是为了一个美好的愿望,怀抱着对党的忠诚。只是事与愿违,饱受了酸甜苦辣,留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回忆。但,没有尝试,谁人能知此路不通,没有我们的青春奉献,又如何才能梳理出一条宽敞的改革开放之路。只是代价大了一些,付出的是我们的青春,宝贵的年华,还有共和国成长的时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